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宁(梦里秦淮)的博客

珍惜IT,远离八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宁哲网络科技创始人。曾任365地产家居网首席策略研发师,研发中心主任,首席框架设计师。专注于社区与电子商务领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楼市狂人日记  

2008-06-17 19:08:48|  分类: 房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马甲某君,今隐其名,皆余昔日在茶坊灌水时之损友;分隔数月,消息渐阙。日前偶闻其一大病;适归茶坊,迂版往访,则仅晤一马甲,言病者其小蜜也。劳君跨版来视,然已早愈,赴某版版主候补矣。因大笑,出示日记帖二个,谓可见当日病状,不妨献诸旧友。持流览一过,知所患盖“迫害狂”之类。语颇错杂无伦次,又多荒唐之言;亦不著月日,惟发帖风格字体不一,知非一时所发。间亦有略具联络者,今撮录一篇,以供医家研究。记中语误,一字不易;惟人名虽皆ID,不为真名,无关大体,然亦悉易去。至于书名,则本人愈后所题,不复改也。十月二十三日识。

  一
  今天早上,很好的阳光。
  我不见他,已是三百多天;今天见了,精神分外矍铄。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天,全是发晕;然而须十分小心。不然,那猪小猪,何以回了我的帖子呢?
  我怕得有理。

 二
  今天全无新帖,我知道不妙。早上登陆大家谈,全是房展会的新闻,房恋大人的眼色便怪:似乎怕我,似乎想封我。还有七八个马甲,交头接耳的议论我,回着帖,对我阴了一下;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,晓得他们布置,都已妥当了。
  我可不怕,仍旧灌我的水。前面一伙新来ID,也在那里骂我;帖子也同房恋一个鼻孔出气,回帖也同样不友好。我想我同新来的ID有什么仇,他们也这样。忍不住大声说,“你回帖告诉我!”他们没有回帖就跑了。
  我想:我同房恋有什么仇,同大家谈的人又有什么仇;只有两个月以前,把戈壁听琴的陈年流水帖子,顶了一下,戈壁听琴先生很不高兴。房恋虽然不认识他,一定也听到风声,代抱不平;约定版里的人,同我作冤对。但是新马甲呢?那时候,他们还没有注册,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,似乎怕我,似乎想封我。这真教我怕怕,教我纳罕而且伤心。
  我明白了。这是他们的版主教的!


  晚上总是睡不着。楼市须得研究,才会明白。
  他们——也有给超版封过过的,也有给板猪删过帖的,也有管理员占了他马甲的,也有ID被大虾逼死的;他们那时候的脸色,全没有昨天这么怕,也没有这么凶。
  最奇怪的是昨天大家谈的那个添牙,骂着楼市记者,嘴里说道,“后来的一帮小年轻,恶心人都不考虑后果的,瞧这次房展会期间的作文大赛,都是读杨朔散文长大的吧!”他眼睛却看着我。我出了一惊,遮掩不住;那青面獠牙的一伙马甲,便都哄起来。nbalgx赶上前,硬把我的帖子沉下去了。
  下午再回到打架谈,打架谈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;他们的脸色,也全同别人一样。俺的帖子,没有人回,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。这一件事,越教我猜不出底细。

前几天,家装版的潜水员来告荒,对我老大说,他们版里的一个大恶人江大牙,给封了ID;几个管理员删呀删的,连几年前的老帖子都删光了,原因是签名里面有广告。我回了一个帖子说冤枉,潜水员和老大便都看我几眼,怪我多管闲事。今天才晓得他们的心思,全同版里的那伙马甲一模一样。
  想起来,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。
  他们会封别人,就未必不会封我。
  你看那添牙“恶心人都不考虑后果”的话,和一伙青面獠牙马甲的笑,和前天潜水员的话,明明是暗号。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,笑中全是刀。他们的牙齿,全是白厉厉的排着,这就是悄悄封人ID的家伙。
  照我自己想,虽然不是恶人,自从回了戈壁听琴唱空的帖子,可就难说了。他们似乎别有心思,我全猜不出。况且他们一翻脸,便说人是恶人。我还记得老大教我发帖,无论怎样烂帖子,回他帖子,都要说高论,要PMP;遇上不相干的水帖,也便说“白里透红,与众不同”。我那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,究竟怎样;况且是要封我ID的时候。
  凡事总须研究,才会明白。版里搞文字狱,我也还记得,可是不甚清楚。我翻开历史老帖一查,这历史没有年代,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“华侨路茶坊”几个字。我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帖子里看出字来,满本都写着三个字是“封ID”!
  帖子上堆满了这许多表情符号,马甲说了这许多话,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。
  我也是马甲,他们想要封我了!

 四
  早上,我静坐了一会儿。发现大家谈的板猪换人了,大牙在拍着MP,还鼓捣着公布自己的马甲;这些马甲,名字看起来僵硬地相似,跟他本人一样,露出一副大牙,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。跟了几个帖子,不疼不痒,不知是ID还是坏人地马甲,便匆匆逃了出来。
  我说“大牙,对老大说,我闷得慌,想到家装版走走。”大牙不回帖,走了;停一会,可就来回了一个表情符号。
  我也不动,研究他们如何摆布我;知道他们一定不肯放松。果然!老大引了一个老马甲,2004年注册地,隐身走来;他满是杀鸡,怕我看出,只是低头注视着别人如何发贴,从屏幕后边暗暗看我。老大说,“今天你仿佛很乖。”我说“是的。”老大说,“今天请先生来,给你查一查IP。”我说“可以!”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马甲是超级版主扮的!无非借了看IP这名目,揣一揣肥瘠:因这功劳,也分一点CP回去。我也不怕;虽然没有权限,胆子却比他们还壮。回了两个帖子,看他如何下手。老马甲盘踞着,闭了眼睛,瞪了好一会,呆了好一会;便发个帖子说,“不要乱想。少发几个水帖,就好了。”

  不要乱想,少发几个水帖!发点唱多的帖子,房价被鼓捣上去,他们是自然可以多赚钱;我有什么好处,怎么会“好了”?他们这群人,又想做房托,又是鬼鬼祟祟,想法子遮掩,不敢直截说出来,真要令我笑死。我忍不住,便放手发帖,十分快活。自己晓得这帖子里面,有的是义勇和正气。管理员和版主,都失了色,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。
  但是我有勇气,他们便越想封我,沾光一点这勇气。版主下班了跨出门,走不多远,便短信对管理员房恋大人说道,“赶紧封罢!”管理员回了短信。原来也有你!这一件大发见,虽似意外,也在意中:合伙封我的人,便是我的老大!
  封我的是我老大!
  我是封人的人的兄弟!
  我自己被人封了,可仍然是封人的人的兄弟!


这几天是退一步想:假使那老马甲不是超级版主扮的,真是马甲,也仍然是要害我的人。他们的祖师njhouse做的“网络管理规定”,明明写着ID可以封掉;他还能说自己不封人ID么?
  至于我家老大,也毫不冤枉他。他对我说才上茶坊的时候,亲口说过可以“马甲互换”;又一回偶然议论起一个不好的马甲,他便说不但该封ID,还当“剥夺马甲”。我那时年纪还嫩,心跳了好半天。前天家装版潜水员来说封大牙ID的事,他也毫不奇怪,不住的点头。可见心思是同从前一样狠。既然马甲可以“互换”,便ID都易得,什么人都封得。我从前单听他讲道理,也胡涂过去;现在晓得他讲道理的时候,不但揣着几十个马甲,而且心里满装着封人的意思。
  六
  黑漆漆的,不知是日是夜。猪小猪又在发贴。
  狮子似的凶心,兔子的怯弱,狐狸的狡猾,……


  我晓得他们的方法,直捷封了,是不合法的,而且也不敢,怕有祸祟。所以他们大家连络,布满了网络,逼我自戕。试看前几天班上上男女的样子,和这几天浪客的作为,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。最好是自己申请封ID,永不再来;他们没有乱封ID的罪名,又偿了心愿,自然都欢天喜地的回帖:哦哦呵呵。否则惊吓忧愁死了,虽则迟了一些时日,也还可以忍耐几下。
  他们是只会吃死ID的!——记得什么书上说,有一种东西,叫“小犬”的,眼光和样子都很难看;人头狗身子,连极大的骨头,都细细嚼烂,咽下肚子去,想起来也教人害怕。“小犬”是色狼的亲眷,色狼是色狗的本家。前天猪小猪,回了我几个帖子,可见他也同谋,早已接洽。浪客眼看着地,岂能瞒得我过。
  最可怜的是房恋大大,他也是马甲,何以毫不害怕;而且合伙封我呢?还是历来惯了,不以为非呢?还是丧了良心,明知故犯呢?
  我诅咒封人ID的人,先从他起头;要劝转封ID的人,也先从他下手。

  八
  其实这种道理,到了现在,他们也该早已懂得,……
  忽然来了一个马甲;注册不过才两天左右,没有用头像,回了我一个帖子,只有表情符号,不是大笑也不像真笑。我便问他,“封人的事,对么?”他又是一个微笑着说,“不是脏话,怎么会封人。”我立刻就晓得,他也是一伙,喜欢封人的;便自勇气百倍,偏要问他。
  “对么?”
  “这等事问他什么。你真会……说笑话。……今天大家谈真热闹。”
  热闹是好,水份也不少了。可是我要问你,“对么?”
  他不以为然了。含含胡胡的答道,“不……”
  “不对?他们何以竟封了?!”
  “没有的事……”
  “没有的事?家装版现封;还有管理员帖子上都写着,封,格杀勿论!”
  他便变了个表情符号,铁一般青。睁着眼说,“有许有的,这是从来如此……”
  “从来如此,便对么?”
  “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;总之你不该说,你说便是你错!”
  我直跳起来,还要争辩,这马甲便不见了。全身出了一大片汗。他的注册日期,比这里的版主小得远,居然也是一伙;这一定是老潜水的。还怕已经又注册了马甲了;所以连这些马甲,也都恶狠狠的攻击我。

 十
  大清早,去寻版主;他挂在版里看帖,我便回他一个置顶帖,先是一个笑脸,格外沉静,格外和气的对他

说,
  “版主,我有事情要告诉你。”
  “你发悄悄话就是,”他赶紧回过一个帖子来,一个微笑。
  “我只有几句悄悄话,可是说不出来。版主,大约当初野蛮的人,都说过一些脏话。后来因为教养好了,有的不说了了,一味要好,便变了知名网友,变了大虾。有的却还说,——也同一些马甲一样,有的被封了马甲,换了ID还在混。有的不要好,至今还是默默旅人。这说脏话的人比不说脏话的人,何等惭愧。怕比街头的骂街的女人,还差得很远很远。

  “他们要封我,你一个人,原也无法可想;然而又何必去入伙。封人的人,什么事做不出;他们会封我,也会封你,一伙里面,也会自吃。但只要转一步,只要立刻改了,也就是人人太平。虽然从来如此,我们今天也可以格外要好,说是不能!版主,我相信你能说,前天马甲要解禁,你说过不能。”
  当初,他还只是回个冷笑,随后眼光便凶狠起来,一到说破他们的隐情,那就满脸都变成青色了。帖子里面跟了一堆马甲,大牙和猪小猪,也在里面,都探头探脑的挨进来。有的是看不出ID,似乎用布蒙着;有的是仍旧赤膊上阵,抿着嘴笑。我认识他们是一伙,都是封人的人。可是也晓得他们心思很不一样,一种是以为从来如此,应该封的;一种是知道不封吃,可是仍然要封,又怕别人说破他,所以听了我的话,越发气愤不过,可是抿着嘴冷笑。
  这时候,老大也忽然显出凶相,严厉地回帖,
  “都出去!互相攻击有什么好看!”
  这时候,我又懂得一件他们的巧妙了。他们岂但不肯改,而且早已布置;预备下一个疯子的名目罩上我。将来封了,不但太平无事,怕还会有人见情。家装那边的版主封了恶人江大牙,正是这方法。这是他们的老谱!
  枪炮也气愤愤的直走进来。如何封得住我的口,我偏要对这伙人说,
  “你们可以改了,从真心改起!要晓得将来容不得封人的人,活在世上。
  “你们要不改,自己也会被封掉。即使注册马甲得多,也会给真的人除灭了,同猎人打完狼子一样!——同虫子一样!”
  那一伙马甲,都被枪炮赶走了。版主也不知那里去了。枪炮劝我回秦城里去。屋里面全是黑沉沉的。横梁和椽子都在头上发抖;抖了一会,就大起来,堆在我身上。
  万分沉重,动弹不得;他的意思是要我死。我晓得他的沉重是假的,便挣扎出来,发了一个水帖。可是偏要说,
  “你们立刻改了,从真心改起!你们要晓得将来是容不得封人的人,……”

  十一
  没有设备那么新帖,人气惨淡,日日回两段日记。
  我握着鼠标,便想起版主;晓得戈壁先生死掉的缘故,也全在他。那时戈壁先生在这里活跃,名声很好的样子,还在眼前。走狗MM劝个不住,他却劝走狗MM不要抱怨;大约因为自己灭了戈壁的威风,说起来不免有点过意不去。如果还能过意不去,……
  戈壁是被版主封了,墨子先生知道没有,我可不得而知。
  墨子想也知道;不过发贴的时候,却并没有说明,大约也以为应当的了。记得我去年注册时,跑到大家谈来报到,版主说管理员缺席,小马甲要少发几个水帖,才算好人;版主也没有说不行。一个封得,整个的自然也封得。但是那天的回帖,现在想起来,实在还教人伤心,这真是奇极的事!
  十二
  不能想了。
  四年来时时封人的地方,今天才明白,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;版主正管着版务,一个ID恰恰被封了,他未必不和在版里,暗暗给我们下套子。
  我未必无意之中,多发了几个水帖,现在也轮到我自己,……
  有了四年围攻人履历的我,当初虽然不知道,现在明白,难见真的人!
  十三
  没有围攻过人的马甲,或者还有?
  救救马甲……

 

结束语:
    吾不疯也,回望做此日记之一周,恍如隔世矣!
    飞侠者,神交多年,今吾同饮咖啡之友也,揶揄抬杠,实为攻心:
    飞侠之正义感可谓强之强也,然以飞侠之尺度为版主或为管理员,天下恐无人不被封矣!水至清而无鱼,人至清则无友。飞侠恐非至清之人,由其能忍大牙小猪可见一斑。
妮婆婆者,曾为诸友围攻也,人去则诸位感念。概深思,妮婆婆之所以为诸位所念,皆因妮不懂楼市也!不懂故无为无倾向,维思服务与联络,可保持新闻之中立;仲裁之时,众皆以为公平。茶坊当年为25所占也,今各位回思,肃清25何意也?
    今无人之威望可以统驭大家谈,众以为憾事,何不认为实为幸事?无人故无为,浪客房恋乃可以管理服务而非影响论坛之倾向?
    他人者,游侠口爽日久,无人愿为此重任,亦憾事也!

 

楚狂一号于华侨路茶坊-楼市大家谈(http://bbs.house365.com/forumdisplay.php?forumid=2

本博获版权授权,转帖者请注明:来自梦里秦淮(http://blog.house365.com.cn/mlqh365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